<label id="s826k"><button id="s826k"><span id="s826k"></span></button></label>
  • <big id="s826k"><strong id="s826k"></strong></big>

    <small id="s826k"></small>
    <output id="s826k"><button id="s826k"><span id="s826k"></span></button></output>

      <mark id="s826k"><ol id="s826k"></ol></mark>
      首頁 > 新聞頻道 > 國內新聞 > 聚焦中原 > 正文

      豫首創被告出庭不穿囚服不戴戒具 獲最高法肯定

      文章來源:中原網-鄭州晚報
      字體:
      發布時間:2016-05-12 08:41:12

      豫首創被告出庭不穿囚服不戴戒具 獲最高法肯定

      錯案警示日座談會

        河南法院錯案警示日,法學大咖們聊“咋把案子審明白”

        我省首創被告人出庭不穿囚服、不戴戒具

        被最高法院《人民法院法庭規則》吸納

        本報訊 大力開展證人出庭工作,對人身安全可能面臨危險的證人,采取不公開真實身份,不暴露外貌、聲音等保護措施;改變庭審布局,實現辯護人與被告人同席;只要被告人或辯護人提出請求并有相關線索,要求啟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序,法院就應“無因”啟動……昨天是河南法院系統第六個錯案警示日,來自中國政法大學、清華大學等全國數十位法學大咖又一次聚首河南省高院,熱議如何防范冤假錯案的發生,省高院院長張立勇也在會上透露了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河南法院系統的努力方向。

        鄭州晚報記者 魯燕 文/圖

        河南法院去“犯罪化標簽”獲肯定

        自2010年河南高院堅決果斷地糾正趙作海錯案以來,2013年5月,河南高院依法宣告李懷亮無罪,這是刑事訴訟法修改后,全國范圍內第一起以證據不足宣告無罪的命案。

        2013年12月,又嘗試對被告人去“犯罪化標簽”,明確刑事被告人出庭“四不”,現在不穿囚服、不戴戒具的提法,被最高法院4月份公布的《人民法院法庭規則》吸納;河南法院還要求對律師不得進行歧視性安檢,不得隨意打斷律師發言等舉措,也出現在后來中央出臺的有關文件之中。

        最重要的一項成果,是通過“5·9錯案警示日”,在全省法官隊伍中形成了常態化的警示作用,法官的責任心越來越強了,案件質量越來越高了,錯案、瑕疵案件越來越少了。

        “這么好的做法,應該推廣到全國。”談及河南高院錯案警示日活動的意義,央視《今日說法》欄目組總制片人朱海峰更是認為,應該設立個全國性的錯案警示日,讓全國的法官都受這個教育,讓老百姓都知道我們國家對錯案的一種態度。

        法學大咖

        談如何把案子審明白?

        A

        鼓勵證人出庭

        對人身安全有危險的證人可“隱身”保護

        最高法院司改辦調研員楊建文發言時稱,據調查,目前出庭作證的證人在全部提供證言的證人中所占的比例還不超過10%。

        “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但害怕打擊報復是重要因素。”楊建文稱,雖然法律增加了“證人保護”的規定,但實踐中,仍然存在不少的問題。案件范圍過窄,只規定了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毒品犯罪等幾類案件中的證人可享有“證人保護”。另外,庭審活動中不具備可操作的條件,法律規定應當采取包括不暴露外貌和真實聲音等保護措施,但許多法庭并不具備相應條件。

        張立勇表示,證人不出庭,直接言詞原則就無法貫徹,就不可能實現從“卷宗為中心”到“庭審為中心”的轉變,庭審走過場就難以扭轉,因此要落實證人出庭作證保護及出庭作證補助制度,“對人身安全可能面臨危險的證人,采取不公開真實身份、不暴露外貌和聲音等保護措施,解除證人對出庭作證的后顧之憂。同時對證人出庭支出的交通、食宿費用給予補助,做好后勤保障。”

        B

        證人無正當理由拒絕出庭作證的

        法院可簽發強制令

        張立勇說,要明確控辯雙方通知證人出庭作證的義務。公訴人、當事人和辯護人、訴訟代理人請求通知自己一方的證人出庭作證,法院經審查,認為確有必要的,應當向申請人簽發證人出庭作證決定書,由控辯雙方負責通知己方證人到庭作證。

        經控辯雙方通知,證人無正當理由拒不出庭作證的,由法院通知。

        “證人無正當理由而拒絕出庭作證的,除被告人配偶、父母、子女外,法院可以簽發強制證人出庭令,強制證人到庭,出庭后拒絕作證的,要承擔相當的法律責任。”張立勇認為,法院應強制證人出庭作證制度,且證人作證前,要面對憲法進行宣誓,保證如實向法庭提供,并承擔虛假作證的法律責任。

        C

        改造現有的庭審布局

        實現辯護人與被告人同席

        對于當前刑事訴訟當中控辯雙方地位不平等,律師辯護權的行使受較大限制時,張立勇說,法院要想推進庭審實質化時,必須強化和保障被告人及律師的辯護權,扭轉失衡的庭審結構。

        另外,還應改造現有的庭審布局,變現在的“四方結構”為控辯審“三方結構”,實現辯護人與被告人同席,與公訴人席正面相對,分列審判席兩側,從形式上營造控辯平等、法官居中裁判的庭審格局。

        同時,還要去除被告人“犯罪化標簽”。強令犯罪嫌疑人剃光頭的做法應當一律廢止;庭審中被告人席應當使用與其他訴訟參與人同樣的桌椅,并可根據庭審安全情況為被告人配備紙筆;除了有跡象顯示可能發生行兇、脫逃、自殺、自殘等危險的以外,不得讓被告人坐囚籠式的“低柵欄”座椅,禁止加戴腳鐐;在被告人進入審判庭前,一律為其去掉手銬;對未成年被告人不得使用任何戒具。

        而去除“犯罪化標簽”,目前河南省法院已經這樣做了。

        D

        只要被告人或辯護人

        提供一定線索

        法院就應啟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序”

        鄭大法學院的劉德法教授強調,在庭審活動中,要特別重視被告人或辯護人關于要求排除非法證據的要求,不能僅僅啟動一下程序,要求被告人提供排非線索,就草草收場,“而應當以無罪推定為理念,把確實、充分的證據標準挺在前面,即定罪量刑的事實都要有證據證明,據以定案的證據均經法定程序查證屬實才行”。

        對此,張立勇說,有的被告人提出了遭受刑訊逼供的地點、人員、方式,法院卻沒有按照規定啟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序;有的啟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序后,公訴人重復宣讀了一下之前的供述筆錄,沒有通知偵查人員出庭,沒有調取體檢證明,沒有播放訊問的同步錄音錄像等,因此,各級法院一定要發揮好非法證據排除程序的重要作用。在啟動程序上應實行“無因啟動”,只要被告人或辯護人提出請求并提供了一定的線索、材料,就應當啟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序,進行證據合法性調查。要堅持先行當庭調查原則,對不具有證據能力的材料,在法庭作出是否排除的決定前,不得宣讀、質證;在認定程序上,由偵查和公訴機關承擔證明責任,提供完整、連續的全程同步錄音錄像,明確顯示訊問場所、時間及整個過程,以及被告人羈押時的入所健康檢查情況記錄等,證明沒有采取非法取證手段,否則被告人的有罪供述就有可能被作為非法證據排除。

        E

        大力開展

        院、庭長親自辦案制度

        去年,河南法院在全省范圍內實行院、庭長親自辦案制度,各級法院領導變原來的書面審批案件為開庭審理案件,目前全省1073名院長、副院長、審委會委員已審理案件2.2萬件,實現了資深法官的角色回歸,營造了抓“主業”、辦好案的良好氛圍,被評為2015年度“河南十大法治事件”。張立勇要求,今后仍將繼續堅持這項舉措,把院、庭長開庭審案作為常態,而且要審理大案、要案、疑難案,把司法改革的要求落到實處。

        此外,要完善主審法官、合議庭辦案責任制。

      圖片精選

      性色欲情网站
      <label id="s826k"><button id="s826k"><span id="s826k"></span></button></label>
    1. <big id="s826k"><strong id="s826k"></strong></big>

      <small id="s826k"></small>
      <output id="s826k"><button id="s826k"><span id="s826k"></span></button></output>

        <mark id="s826k"><ol id="s826k"></ol></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