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826k"><button id="s826k"><span id="s826k"></span></button></label>
  • <big id="s826k"><strong id="s826k"></strong></big>

    <small id="s826k"></small>
    <output id="s826k"><button id="s826k"><span id="s826k"></span></button></output>

      <mark id="s826k"><ol id="s826k"></ol></mark>
      首頁 > 新聞頻道 > 國內新聞 > 社會法制 > 正文

      哈理工大一男生失蹤第29天:尸體在江邊被發現

      文章來源:新晚報
      字體:
      發布時間:2016-05-12 10:29:46

        5月12日報道,昨天6點多,有人在哈爾濱松北區船廠碼頭發現一具男尸,經民警調查,死者身上沒有傷口,疑似自殺。通過對比報案記錄,以及死者身上的服飾和相關證件,確定其就是已失蹤29天的哈理工大一學生劉有權。

        8時許,男尸被打撈上岸,尸體身著藍色帶白條的運動裝,已高度腐爛無法看清面部。警察初步判斷,男子已經死亡10多天。

        根據現場勘察,尸體表面無明顯外傷,在其身穿衣物兜內發現了一張學生證和身份證,證件信息上的姓名為劉有權,1996年出生,系哈爾濱理工大學大一學生。

        根據現場勘察,尸體表面無明顯外傷,在其身穿衣物兜內發現了一張學生證和身份證,證件信息上的姓名為劉有權,1996年出生,系哈爾濱理工大學大一學生。13時許,老夫妻倆來到事發現場,由于尸體面部嚴重腐爛,兩人觀察近10分鐘,也沒認定。

        隨后,宋亞榮脫下男尸左腳的鞋子,愣了幾秒后趴在尸體上嚎啕大哭,一旁的丈夫也癱在了地上。兒子劉有權左腳第二根腳趾從小就缺了一塊。

        4月12日,是劉有權21歲的生日,幾個姐姐給他發了微信紅包。當天,他和同寢室的同學一起打游戲、吃飯,晚上8點多回了寢室。他還和一位室友約好,第二天一起去上課。后來,室友臨時有事,把書包放在劉有權那里,說第二天上課時再拿回來。4月13日早晨6點55分,劉有權給室友發信息,稱“臨時有點事,過不去了”,并稱將書包放在宿管阿姨那里,讓室友自己來取。

      7時24分,他走出學校正門,學校監控拍到劉有權低頭擺弄手機,出門后便右轉走向公交車站。

        7點45分,室友給劉有權打電話。電話接通后,劉有權說“自己在車上呢”,沒說幾句就掛了電話。9點13分,劉有權給姐姐發了一條有告別意味的信息:“姐,幫我對爸媽好點,拜拜。”

        半個小時后,姐姐發現這條信息,意識到有點不對勁,撥打弟弟的手機號,對方已經關機,此后20多天,劉有權一直處于失聯狀態。因為沒有明顯外傷,警方初步判斷劉有權為自殺,其死因還需進一步等待尸檢的結果。雖然我們無法判斷他為何會想不開,但通過對其老師同學家人的解讀,或許能對他有更多的了解。劉有權今年21歲,在哈理工大學測控技術與通信工程學院安全工程專業讀大一。其實他本應讀大二了,但由于成績不是很好,留級了一年。圖為劉有權和姐姐的合影。

        劉有權的大姐說,弟弟沒有女朋友,不會是因為感情出了問題。4月13日,他還約定晚上去機場接從青島回來的二姐,怕二姐一個人回來不安全。而他的同學回憶,劉有權為人內向、隨和,從不與同學發生爭執,平日喜歡去網吧上網。在他失蹤幾天后,公安部門曾了解到,劉有權的身份證一直“沒動過”,沒有買票等相關記錄,只是在失蹤前的4月6日和10日去過兩次網吧。輔導員老師張麗紅也說,在校時,劉有權的情緒并沒有異常,失蹤前不久,她還和劉有權及室友聊過天。圖為劉有權和媽媽的合影。

      圖片精選

      性色欲情网站
      <label id="s826k"><button id="s826k"><span id="s826k"></span></button></label>
    1. <big id="s826k"><strong id="s826k"></strong></big>

      <small id="s826k"></small>
      <output id="s826k"><button id="s826k"><span id="s826k"></span></button></output>

        <mark id="s826k"><ol id="s826k"></ol></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