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826k"><button id="s826k"><span id="s826k"></span></button></label>
  • <big id="s826k"><strong id="s826k"></strong></big>

    <small id="s826k"></small>
    <output id="s826k"><button id="s826k"><span id="s826k"></span></button></output>

      <mark id="s826k"><ol id="s826k"></ol></mark>

      顧之川:醉心語文 癡情教育

      2017-02-09 17:04:50 來源: 周口網-周口日報 閱讀量:
      評論數: 貼     加入收藏夾
      摘要:顧之川,1958年出生于商水縣湯莊鄉婁沖行政村顧莊村。1976年,顧之川高中畢業后在家務農,之后被聘為民辦教師。1978年,顧之川參加了高考,并被淮陽師范錄取。從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取得博士學位后,顧之川被分

      股指穿.jpg

      顧之川,1958年出生于商水縣湯莊鄉婁沖行政村顧莊村。1976年,顧之川高中畢業后在家務農,之后被聘為民辦教師。1978年,顧之川參加了高考,并被淮陽師范錄取。從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取得博士學位后,顧之川被分配到人民教育出版社工作,現為人民教育出版社編審、課程教材研究所研究員、中國教育學會中學語文教育專業委員會理事長、國家社會科學基金評審專家、教育部考試中心語文學科專家組成員、教育部考試中心專家組成員、北京大學兼職教授,出版多部教育著作。

       
      與教育工作結緣
       
      “我是1976年高中畢業的,與路遙《平凡世界》里的主人公孫少平是同一年畢業當民辦教師的,我們的經歷很相似。那時候,高考中斷了多年,但無論是在家務農,還是當民辦教師之后,我都沒有離開過書本,一直堅持自學,直到恢復高考。之后,我順利考入淮陽師范,圓了自己的教師夢。從淮陽師范畢業后,我被分配到一所鄉村中學教書,雖然每月只有29元的工資,但我感到很開心,畢竟成為了一名光榮的人民教師。”采訪時,顧之川侃侃而談,雖然已離開家鄉30多年,但他鄉音未改。
       
      顧之川說,他最早認識的漢字,是父親當年存放賬本的小木箱上書寫的3個字“辦公箱”。這3個字藍底白字,柳體楷書,筆力遒勁,古樸典雅,讓他記憶深刻。小時候,每天晚飯后,爺爺總是提前把小方桌、小板凳擺好,點好煤油燈,看著他寫完作業才睡覺。那時候,貧窮的中原農村,既沒有如今林林總總的文學名著,更接觸不到《唐詩》《宋詞》,所能見到的就是“樣板戲”劇本。他記憶力特別好,八大樣板戲劇本幾乎都會背。
       
      顧之川上小學時正趕上文革,整個小學階段,他是怎么學習的,又學習了哪些課文,他已經記不得了,但有一件事,他卻怎么也忘不了。那是他入學的第一天,老師教的第一個內容:“領導我們事業的核心力量是中國共產黨,指導我們思想的理論基礎是馬克思列寧主義。”老師教的這句話,他牢牢地記住了。從那時起,入黨成了他的人生追求。
       
      1976年,顧之川從當時的商水縣湯莊公社兩年制高中畢業后,回村當了民辦教師,除了教語文,他還教過政治和歷史。
       
      立誓成為人民教師
       
      顧之川說,上小學時,有一次期末考試,他所有科目都考了100分,學校組織師生到他家送獎狀,敲鑼打鼓,轟動了幾個村子。從那時候起,他就感覺教育是最高尚最有成就感的事業,他希望長大后也能當一名光榮的人民教師。
       
      從1972年到1974年,顧之川輾轉換了3所學校,可見當時的教學環境有多么的落后。好在恢復高考后,顧之川積極復習備考,最終考入淮陽師范學校。顧之川得意地說,淮陽師范曾是河南第三師范,現代作家徐玉諾、教育學家李秉德都曾在此任教。
       
      上世紀80年代初,河南教育學院(現已并入河南財政金融學院)中文進修班首次招生,顧之川一考即中,得到了到河南教育學院中文進修班學習的機會。
       
      1984年6月,顧之川畢業后,被分到商水一所高中當語文教師。在當高中語文教師的近兩年時間里,除了上課,顧之川還利用業余時間“惡補”英語。顧之川的課很受學生歡迎,這是因為:一、他不拖堂,到點就下課;二、課堂上,他常將英語與漢語作比較,這讓學生感到很新奇;三、他常給學生講書本上沒有的知識。
       
      顧之川不僅教學認真,而且喜愛鉆研,比如,教《孔雀東南飛》時,他對課本上“黃昏”“人定”的注釋不滿意,就查找考證,并寫了一篇名為《劉蘭芝“舉身赴清池”時間考》的文章,寄給當時周口師專中文系的蕭士棟教授,請他指正。經蕭士棟教授推薦,這篇文章最終發表在了當時的《周口師專學報》上。這是顧之川第一次發表文章,意外地收到了7元錢稿費。事后,他用這7元錢買了一套茶具,以作紀念。如今,談起此事,顧之川仍感到很自豪。 
          
      收獲豐碩成果
       
      顧之川說,人民教育出版社不是單純的出版機構,而是從事中小學教材研究編寫的專業出版社,毛澤東為其題寫了社名,首任社長兼總編輯就是葉圣陶。因此,人民教育出版社的學科編輯,既有一般出版社的編輯職能,還承擔著全國中小學各科教材的研究開發任務。
       
      改革開放后,由于對外交流需要,報教育部批準,人民教育出版社又增加了一塊副牌——教育部課程教材研究所。教育部課程教材研究所與人民教育出版社合署辦公。所以,人民教育出版社的編輯同時又是教育部課程研究所的研究人員。
       
      顧之川研究語文是從進入人民教育出版社之后開始的,先后出版過《語文論稿》(湖南教育出版社2000年)、《顧之川語文教育論》(福建教育出版社2013年)、《顧之川語文教育新論》(陜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16年)等論著。此外,顧之川還參與主持編寫了幾套教材:一是1997年版“兩省一市”高中語文教材,于2000年在全國推廣;二是義務教育課程標準實驗教材,于2001年使用至今;三是人教版標準高中實驗教材,于2004年開始使用至今;四是統編初中語文教材。
       
      顧之川還主編有《中國語文教育研究》《新國學教育》《文心經典》等大型叢書數種,并有古籍整理著作多種。    
       
      勇攀教育高峰
       
      顧之川說,1985年,他考取了西南師范大學(現西南大學)漢語言文獻研究所的碩士研究生,從此離開了河南老家,一直在外學習、工作。
       
      碩士畢業后,顧之川被分配到青海師范大學工作。其間,顧之川當了3年大學學報編輯,具體負責語言學、文學、哲學等版面的編輯。顧之川介紹,當學報編輯有兩個便利條件:一是各高校學報間(也有省級社科院刊物)免費互贈刊物,這使他得以廣泛瀏覽學術期刊,擴大了學術眼光;二是發表文章比一般老師更容易些。所以,在青海師范大學工作的3年時間里,他發表了十幾篇論文。
       
      后來,顧之川還以《方以智及其<通雅>研究》申請到青海省古籍整理項目,獲得資助經費500元,以《<通雅>與明代漢語研究》申請到1991年度國家社科基金青年項目,獲得資助經費8000元,這是當年青海省唯一申報成功的國家社科基金課題。
       
      社科基金的申報經歷,使顧之川萌生了考博的想法。他認為,經過幾年的學術歷練,他已完全具備在科研上繼續攀登的實力。經過筆試、面試、政審等環節,顧之川被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錄取。
       
      關注家鄉教育事業
       
      雖然已是語文界學識淵博、盛名遠揚的專家,但顧之川始終保持低調,為人厚道、實誠。顧之川對故鄉有著深厚感情,新作出版后,他會第一時間把作品寄給商水縣高中語文教研組,用以指導家鄉的語文教學……
       
      顧之川深情地說:“雖然遠離故鄉幾十年,但我對家鄉的一草一木至今難以忘懷,我時常在夢中回到親切的家鄉。”雖然在北京工作生活多年,但顧之川仍和家鄉的一些老同學保持著聯系,老同學去北京,他都會盡地主之誼。
       
      采訪即將結束時,顧之川表達了他對家鄉的思念之情,他說:“周口歷史文化悠久、輝煌燦爛,我以一個教育者的身份,寄語家鄉教育事業蒸蒸日上,希望家鄉人民多學文化、多學知識,靠文化知識使周口經濟繁榮,人民幸福安康!”
       
      記者 朱保彰 文/圖 
       

      熱門推薦
      返回頂部
      性色欲情网站
      <label id="s826k"><button id="s826k"><span id="s826k"></span></button></label>
    1. <big id="s826k"><strong id="s826k"></strong></big>

      <small id="s826k"></small>
      <output id="s826k"><button id="s826k"><span id="s826k"></span></button></output>

        <mark id="s826k"><ol id="s826k"></ol></mark>